2020.04.15
“天价鱼”事件请放过“市场”

“天价鱼”事件请放过“市场”

 今天

    01 要價高自有其合理的地方

    合理不合理,市場說瞭算

    近些年來,節假日外出旅遊的人越來越多,旅遊質量卻不盡如人意,相信旅遊過的人都有這樣的體驗,旅 遊景點的飯館一般來說都是又貴又難吃,旅遊景點賣的商品也比外面貴出一截,如果恰逢旅遊旺季,還要經歷一番漲價。不少人質疑這些高價的合理性,認為監管部門不作為,放任宰客行為。

    不過,也有很多人認為,景區附近商品和服務要價高,是一種合理的 銷售策略。一個有名的景區,會吸引大批遊客,這意味著巨大的商業價值,因此想要在附近開店,獲得這些資源,就要支付較高的成本。而且通常旅遊景區附近的餐 館、商店數量很少,買傢多賣傢少,商傢自然會收取一個較高價格。隻要對消費者做到事前告知、明碼實價、誠實交易,就是屬於正常市場行為。

    按照哈爾濱市松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副調研員王強的說法,漁村的進貨票據顯示,鰉魚的進價是190元/斤(不過也有說法稱沒那麼貴)。而餐館老板認為,考慮到 經營成本,把鰉魚的價格定為398元/斤是合理的。一些網友則指出,餐館實際賣的是掐頭去尾的“鰉魚中段”,貴一些不出奇。

    如果隻是單純因為價格高,就認為不合理,這是傷害瞭商傢的自主定價權。一些評論者甚至認為該拿出二十年前制定的《制止牟取暴利的暫行規定》,要求監管部門應 該出手幹預價格,讓漲價處於一個人為規定的“合理幅度”,這是很落後、反市場經濟的思維。正如許多網友指出的那樣,隻要是明碼標價、你情我願,那就沒什麼 可說的,不合理定價的館子自然會受到顧客拋棄,不必擔心。

    02 可能就是雙方甘願的事

    雙方願意就好

    有人認為,在“天價魚”事件中,商傢在店內展示商品價格,客人事先瞭解價格,消費行為本身亞洲 另類 圖片 制服 自拍也認可瞭該價格——那這就是“正常的市場交易”,跟投機取巧、把顧客理解的“38元一盤”偷換為“38元一隻”的的青島大蝦事件相比,有本質的不同。

    但果真如此嗎?仔細瞭解的話會發現,“天價魚”確實是明碼標價,但這個買賣很難稱得上你情我願的正常交易。

    這裡的一個關鍵問題在於交易雙方的信息不對稱。信息不對稱的市場,用經濟學的術語,叫做“檸檬市場&優優人體人體大尺rdquo;,通常指的是那些賣方比買方擁有更多的信息,並利用信息 優勢在利益的驅動下以次充好、把低價品賣高價的市場。旅遊餐飲市場就是一個典型的“檸檬市場”,作為外地人,在消費前完全無法瞭解價格、質量信息,隻能抱 著賭一把的心態,相信這傢店應該不錯。在這種情況下,餐館完全有動機把其實不那麼貴的商品以高價出售,使得顧客在買賣的時候“願意挨刀”,但一出店門,瞭 解到底貴不貴後,就追悔莫及瞭。

    “天價魚”事件中,根據店內說明,這傢名為“北岸野生漁村”的餐館,主打“野生”招牌,陳某也表示,明碼標價是在認同“野生”的基礎上。但據成都商報的記者調 查,專傢指出絲瓜視頻污,野生的鰉魚隸屬國傢二級保護動物,黑龍江有專門的限制捕撈政策,市面上打著“野生”旗號的鰉魚,其實都是人工養殖,隻不過現在的養殖技術使 得魚吃起來和野生的沒有差別。果真如此的話,這就是商傢利用信息不對稱來虛假宣傳、以次充好欺騙消費者。

    另外一個關鍵問題在於買賣雙方立場也不對稱。本來,如果顧客後來瞭解到“天價魚”是“宰客”,那麼可以選擇用腳投票的方式來懲罰餐館,以後不來就是瞭。但旅 遊餐飲往往是一錘子買賣。在商傢看來,你一個外地來旅遊的,說不定一輩子就來吃這一次,既然如此,飯菜差、服務差能賺更多錢,何樂不為。況且商傢相信,遊 客旅遊成本高,待幾天就走,根本無心和商傢糾纏。旅遊的一次消費性質,正是商傢投機取巧的動機所在。

    [網友表示,都是被出租車司機忽悠來的] 網友表示,都是被出租車司機忽悠來的

    事實上,在某點評網站上,哈爾濱這傢涉事餐館口碑就很差,不少在店裡消費過的網友表示,他們是被當地的出租車司機、旅行社導遊忽悠去的。等到瞭館子之後,即 使顧客瞭解到398一斤的天價魚很不劃算,他也很可能無從選擇,因為在旅遊景區換餐館是很麻煩的事情,隻能先“認宰”再說。這能稱得上是“你情我願”嗎?

    03 別讓市場負責

    別怪市場

    旅遊餐飲市場的“檸檬問題”,造成瞭市場失靈,使得交易行為並沒有真正成為你情我願的交易,這是對 旅遊價值的一種“殺雞取卵”。原本遊客以為遇到瞭“熱心腸”的司機,興致滿滿帶著傢人去嘗鮮,結果變相被坑瞭錢,這次外出旅行真成瞭“難忘之旅”。當“醜 事”曝光,全國多少遊客看到新聞報道後不願意去哈爾濱,那麼哈爾濱的長期收益肯定受很大影響。這就是為什麼說監管部門不能因為看起來“明碼標價”就坐視不 管。

    點評網站顯示,早在2013年末,該“天價魚”涉事餐館就不斷收到“被騙去消費”、 “價高質次”的差評,這些差評實質上應該被理解為投訴,為瞭旅遊地的商譽,監管部門應該主動進行調查規制才對。但顯然,監管部門沒有積極去處理這些問題, 甚至連本職工作都沒有做好。據新京報最新調查,涉事飯店工商登記名稱實為“北岸漁村飯店”,並無其標榜的“野生”二字,但招牌上卻公然打出“野生”旗號, 而且其餐飲服務許可證已於今年2月4日到期,這都是監管部門的重大失職。

    相比之下,一些老 牌旅遊地已經在“維護旅客知情權、選擇權”問題上學瞭乖。如青島市2014年實施的新《出租汽車運營服務規范》明確規定,出租車司機在營運服務中不向乘客 推銷購物、飲食和休閑娛樂等項目,不得有聯合商戶損害乘客利益而獲得提成或回扣的行為。而三亞為杜絕司機帶客從海鮮排檔拿高額回扣現象,專門出臺瞭《整治 出租車司機勾結海鮮排檔欺客宰客實施細則》,其中規定,出租車駕駛員不得誘導乘客到海鮮排檔消費,變相宰客,一經查實,給予公司罰款30000元,駕駛員 實行“一次性死亡”,不得從事出租車行業工作。

    04 監管是不是需要改改?

    監管要改改

    被動監管——宰客事件曝光,引起監管部門重視,采取措施維護市場秩序——已經成為一種套路。如果說 無曝光就難監管,就需要監管方式的升級。目前,網絡減少瞭信息不對稱,實際降低瞭監督成本,監管部門完全可以利用網絡輿評對商傢進行監督,現在的技術服務 也完全可以做到。比如,如果一傢店在網上差評較多,監管部門就可對其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對旅遊者來說,到瞭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為瞭避免挨宰,選擇就餐時可以先利用網絡瞭解相關信息,在移動互聯網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做到這一點並不是那麼困 難。如果下不瞭決心,去連鎖店就餐是最好的選擇,連鎖店為瞭維護整體形象,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會註重保持聲譽。如果不幸中招,應該選擇積極維護自己的消費權 益。

    結語

    監管部門對商傢自主定價不必幹預,但打擊“市場失靈”形成的旅遊市場亂象應盡責。打造旅遊品牌不易,別讓“宰客”給城市留下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