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走私冻肉牟利 守门人缘何失守?

走私冻肉牟利 守门人缘何失守?

 今天
  正規市場上,走私而來的冷凍肉類產品,明目張膽大規模交易……近日,據《半月談》報道,大量走私凍肉充斥凍品交易市場,貨源來自全國各地,主要流向為西部地區的餐飲行業,不僅埋下食品安全隱患,造成關稅損失,還對正規肉類企業造成沖擊。     走私凍肉在市場層面如此肆虐,那監管又置於何地呢?就現實來看,最令人驚訝的是監管的作用與效果倒像是被架空瞭。據瞭解,相關部門開展例行市場檢查之前,某些市場管理方都會提前在群內“通風報信”,商傢則提前將走私貨轉移,或在檢查當天關門歇業,以躲避監管。     原來,是在現實中玩起瞭“貓和老鼠”的遊戲,有瞭市場管理方“通風報信”行為的存在,便呈現出瞭所謂“優勢方讓弱勢方茍延殘喘”的狀態。按常理來說,市場管理方是市場“守神馬未來影院門人”中的一員,其不僅要主動管理規范交易市場上走私凍肉的問題,還要做好相關監管部門整治走私凍肉亂象的配合工作。但事實是,它不僅主動放棄瞭應盡的管理規范義務,還充另類綜合當起瞭走私凍肉的“看門狗”。俗話說,千裡之堤毀於蟻穴。就此事來看,某些市場管理方的“通風報信”,所呈現出來的管理失守,是此事的最大痛點。     市場管理方的失守,原因在於它與具體商戶的利益瓜葛層面。就拿牛腱子肉來說,走私價格是每20公斤720元,而正規渠道進口的牛腱子肉價格是每20公斤960元,相差200多元。這也意味著裡面有較大的利潤空間,當這額外的利潤成為商戶與市場管理方共享的“午餐肉”,那兩者之間便必然形成所謂的“利益共同體”。如此利益體能在現實中橫行,且上下通達,這背後的貓膩需要進一步審視和挖掘。     再者,還有相關方對走私凍肉危害性認識不到位的原因在作怪,這是潛意識層面的問題。很多企業或商戶,都沒有把走私凍肉的不安全性當回事,並認為用這種肉是同行中一種普遍的存在,如果這時自己再用正規肉,那便有較大的成本壓力,讓自身“栽跟頭”。如此,走私凍肉的危害在他們眼裡自然會被縮小,而走私凍肉的牟利則會被無限放大。     但真實情況是,走私凍肉未經通關報檢,也沒有得到有效嚴格監管,其食品安全層面的隱患也相對較大。而某些監管一路亮綠燈所體現出來的違法成本較低的現實,也助長瞭相關方對走私凍肉危害性認識不到位的傾向,這樣一來,意識與監管層面的問題,就會沿著錯誤的路徑依賴性中走下去,形成 “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走私凍肉成業歐美av電影內“潛規則”,守門人失守的痛真該休止瞭。所謂的監管,不僅要強勢回歸,還要科學回歸,既要實現對監管力的有效制衡規范,又要實現監管力的靠譜踐行。用制度設計和科學監管去解構所謂的“頑固利益體”,並在強化懲戒提升違法成本中,倒逼相關方意識層面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