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航空口岸食品安全监管的三大挑战及对策

航空口岸食品安全监管的三大挑战及对策

 今天
  近年來,隨著我國外向型經濟的快速發展,航空運輸量持續快速增長。據統計,2015年全年運輸旅客超過4.3億人次,其中出入境旅客超過5200萬人次,貨郵運輸量629萬噸,北京、上海、廣州、重慶等九個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超過3000萬人次。航空口岸是檢驗檢疫部門履行食品安全監管職責的特殊區域,食品安全工作的社會關註度高,口岸人流量大,監管形勢復雜,面臨著諸多挑戰。     挑戰一:厘清航空口岸食品安全監管界限。航空口岸食品安全監管工作與地方監管部門的業務界限較為模糊,監管事權上與地方監管部門存在交叉或分歧,特別是在口岸不斷發展建設的過程中,極易出現監管真空地帶。以重慶江北國際機場為例,機場規劃紅線近年來已多次修改,現紅線內面積達36平方公裡,已超過重慶市絕大部分縣城的城區面積。通過現場調查發現,除瞭傳統概念上的機場口岸核心區域,紅線范圍內還存在著各類工廠、垃圾處理站、農村聚居地、度假村、農田農地、魚塘、殯儀館、建築工地、廢品回收企業等各種特殊業態,在機場改擴建工程中還有各類建設工地30餘個,整體上食品安全風險高,與地方食藥監部門存在較多監管交叉,檢驗檢疫部門實施全面有效監管的難度很大。     為著力解決這一難題,檢驗檢疫部門應主動適應口岸發展需要,加強與地方政府的溝通和協調,積極推動以地方立法或政府專題文件的形式進一步明確口岸食品安全監管界限,依法依規對涉及航空口岸運營和口岸職能的區域進行科學有效的監管,做到監管事權統一,監管范圍明確,監管力量集中,緊緊圍繞口岸食品安全監管的核心要求,牢牢守住食品安全底線。     挑戰二:航空口岸新興業態的監管。口岸的快速發展建設,必然推動口岸功能的不斷拓展,特別是隨著各地綜合保稅區、自貿區的建設推進,各類新興的貿易形式、食品生產經營業態在也在口岸不斷湧現並快速成長。以重慶江北國際機場為例,轄區內的食品生產經營業態已涵蓋農產品(進口水果、冰鮮水產品及肉類制品等)、航空食品生產、餐飲、食品經營、集體用餐生產配送、企事業單位及工地食堂、網絡食品經營(跨境電商)、網絡訂餐等多業態、全鏈條,是重慶市食品安全監管形態最為特殊的區域,對檢驗檢疫部門的監管能力提出瞭很大挑戰。     相比較地方食品監管體制的不斷探索推進,口岸區域的食品安全監管事權統一,業態覆蓋全面,監管鏈條完善,從某種意義上說航空口岸也是我禦書屋禦宅屋自由閱讀備用國最特殊的食品安全全監管區域,檢驗檢疫部門做好航空口岸的食品安全監管工作是具備一定的政策優勢和技術優勢的。對新興的跨境電商、網絡訂餐、網絡食品經營等業態,如何實現既助推地方經濟和企業發展,又嚴守口岸食品安全底線,需要加強對新興業態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和政策研究,積極拓展口岸功能,鼓勵和幫助新興業態的發展壯大,創新監管手段,探索並建立科學有效和富有檢驗檢疫特色的口岸食品安全監管模式,對口岸食品安全實現全鏈條、全業態的監管,努力將航空口岸做成食品安全監管的亮點區域。     挑戰三:推動航空口岸跨地區跨部門監管協作。不同於其他口岸類型,航空口岸內的食品生產經營活動都與口岸區域外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口岸內外的人員、物資交流極為密切,檢驗檢疫部門的口岸食品安全監管體系也不可能孤立在地方食品安全監管體系之外。現實工激情性愛小說 作中,很多口岸內的食品生產經營企業向區外拓展經營活動的時候,常常會遇到口岸與地方監管機制不統一,工作方式方法差天堂中文在線異大,經營資證互認困難等現實情況。而航空食品作為航空口岸的特殊產品,具有食品安全要求高、產品跨國境跨地區流動快、跨地跨部門監管協作難的特點,而且國內外標準規范不一致,投訴處置、應急聯動和有效監管難度大。     因此,要積極推動跨地區跨部門的協作,一方面要立足口岸實際,與地方政府食品安全監管部門密切協作,加強檢地聯動和工作對接,主動融入地方政府大的食品安全監管體系,爭取地方政府在人員、經費、設施設備方面的支持,積極推動口岸內外的監管互認、執法協作和應急聯動,真正實現資源共享、信息互通、執法互助。同時積極組織對食藥監部門監管政策、監管機制的研究,學習借鑒其優秀的監管手段,不斷提升自身監管水平。另一方面,檢驗檢疫部門應加強對航空食品這個特殊產品監管力度,有效識別和監控航空口岸食品安全風險,強化檢驗檢疫系統內跨地區的監管信息通報、監管協作和應急處置協作,對航空食品、延誤餐食、大面積航班延誤應急、航空食品跨境跨地區投訴處置等工作建立基本工作規范,對航空口岸的食品安全做到“查得出食品安全隱患、管得住食品安全風險、幫得瞭轄區企業發展”。     總之,面對航空口岸食品安全監管工作新形勢、新任務和新挑戰,檢驗檢疫部門要按照科學監管、適應發展、主動作為的要求,創新監管方式,堅守食品安全底線,將食品安全監管工作做出特色,做出亮點,確保航空口岸食品安全。